專訪馬伯庸:如何利用碎片時間讀書?

點擊數:2019-10-24 13:11:37

6月27日由雷佳音、易烊千璽領銜主演的電視劇《長安十二時辰》低調開播,卻是擋不住的驚艷。

這部劇改編自作家馬伯庸的同名小說,故事講述了唐天寶三年元月十四日,發生在長安的驚天陰謀。大唐皇都的居民不知道,上元節輝煌燈火亮起之時,等待他們的,將是場吞噬一切的劫難。突厥、狼衛、綁架、暗殺、烈焰、焚城,毀滅長安城的齒輪已經開始轉動。而拯救長安的全部希望,只有一個身陷囹圄的死囚張小敬、少年李必(書中“李泌”)和短短的十二個時辰……

書中將唐朝長安的平民生活、城市風貌與史實結合,讓讀者宛如置身長安十二街。教科書般的歷史人物賀知章、岑參、唐玄宗、楊玉環,都不再是我們認識的刻板模樣,在書中,他們有血有肉、有性格的塑造,變得立體而形象。馬伯庸構思巧妙,用筆綿密細致,書中情節跌巖起伏,時間線上的生死角逐、刀光劍影,全程抓住人的心不放!

我們也剛剛在#因閱讀而改變# Kindle與三聯生活周刊舉辦的第一期線下活動現場,有幸采訪了馬伯庸。針對他的代表作《顯微鏡下的大明》《長安十二時辰》《古董局中局》以及新書《七侯筆錄》展開了問答。從毀滅長安的驚天陰謀,到罕為人知的明朝檔案,再到古董鑒定的百科全書式小說,我們看到的是一系列被放大且有趣的歷史場景。

采訪前,我們還收到了喜愛馬伯庸老師的各位Kindlers的問題,想了解他對于“讀書”“創作”“開腦洞”等話題,有什么獨到見解。一起來聽聽馬老師怎么回答吧!

TALK / Kindle VS 馬伯庸

01

關于創作

腦洞大開并不是與生俱來的,每個人都可以訓練。

Kindle:您有很多深受讀者喜愛的作品,《長安十二時辰》《顯微鏡下的大明》等等,對于文學創作來說,您的靈感往往從何而來?會遇到什么創作瓶頸么?那又是如何培養自己的“腦洞”?

馬伯庸:瓶頸肯定是有的,文學創作不可能無休無止,如果碰到這種情況,直接迅速停下來,不寫就行。做點別的事情,比如跑步、玩游戲、出門逛一逛。靈感這個東西像貓一樣,你想去抓它的時候它就跑了,但你不理它,它反而會自動坐在你的鍵盤上。所以我覺得沒有靈感的時候,就該放松心態。

很多人提到“腦洞”的概念,但腦洞大開并不是與生俱來的,每個人都可以訓練。最重要的是,你要隨時保持一種“中二”的狀態,時刻觀察生活。比如,你坐地鐵,可以通過觀察周圍的人,通過你看到的細節,去分析出“誰要下車了”,還可以為這些人設想他們各自的背景,訓練自己的思維。

你還可以給自己設定很多命題,不停地去想去看。比如我走在路上,最喜歡看路邊的各種告示、招牌,看上面有沒有錯別字。這算是一個“找茬”游戲,大家來找茬,過程挺好玩的。

Kindle在創作、構思、寫作的過程中,您是否有什么獨特的習慣?或者說,作為作家,有屬于自己的小癖好?

馬伯庸:我有個癖好,就是喜歡在特別吵的環境下才能寫作,不喜歡特別安靜的環境。所以我常年習慣尋找嘈雜的地方,有的時候去咖啡廳,有的時候去朋友公司,總之周圍一定是有很多人走來走去,但是每個人都做別的事,他們不會來打擾我。嘈雜的背景音對我不會有干擾,只是一種白噪音。

02

關于《七侯筆錄》

當年的文字是很青澀的,我要把它改了,“成色”就變了。

一個關于文化的離奇故事,一段關于文人的壯麗傳說。幾千年來,每一位風華絕代的文人墨客辭世之時,都會讓自己的靈魂寄寓在一管毛筆之中。他們身軀雖去,才華永存,這些偉大的精神凝為性情不一的筆靈,深藏于世間,只為一句“不教天下才情付諸東流”的誓言。其中最偉大的七位古人,他們所凝聚的七管筆靈,被稱為“管城七侯”。一位不學無術的現代少年,無意中邂逅了李白的青蓮筆,命運就此與千年之前的詩仙交織一處,并為他開啟了一個叫作筆冢的神秘世界。

Kindle:您的新書《七侯筆錄》最初的名字是《筆冢隨錄》,10年之后,您再回過頭看之前的文字,有什么特別的感想?

馬伯庸:這本書很有意思,是我最年輕的時候寫的,現在回過頭看其實問題很大,里面不管是人物設置、文筆,還是情節的推進,現在來看是破綻百出。

但是我一直特別喜歡它的核心創意,因為它把歷史上的文化名人的靈魂都變成一支支筆,這樣就可以永遠保存下來。讓這些曾經的天才,這些精彩絕艷的故事不流失掉,還能夠陪伴我們,這算是我對傳統文化的一個執念。

Kindle那新版有哪些地方是專門修訂過的?為什么?

馬伯庸:是重新修訂了,但沒有特別改,因為當年的文字是很青澀的,我要把它改了,“成色”就變了。

另外,寫這本書的時候,雖然青澀,但那會兒有一種沖勁兒,就是折騰勁兒,現在已經不太好找那種感覺,我想把這種感覺保留下來。大家千萬不要把這本書當成我最近的作品,因為你們看的時候肯定會大失所望,跟你想象中的馬伯庸作品不太一樣,比較中二、比較糙,但它算是保留了當年的初心。

03

關于讀書

看書的時候,第一遍,給自己設置一個目標。不管一本書包含多少內容,你就盯著一種內容看。

Kindle現在很多人覺得讀書是一種奢侈行為,沒時間讀書,或者說不能靜心讀書。您有什么好的閱讀方法,可以推薦給大家嗎?

馬伯庸:蘇軾有一個讀書的方法,叫“八面受敵讀書法”。蘇軾說書富如入海,百貨皆有,人不能盡取。意思是說知識的海洋太浩瀚了,一個人根本讀不完。如果你想讀一本書該怎么讀呢?

蘇軾舉了個例子,看書的時候,第一遍給自己設置一個目標,你要讀里面這些政治上的政策。那么第一篇讀,你就只看關于政策的內容。第二遍只看文章;第三遍只看歷史人物;第四遍只看軍事。

再比如,你要看關于文化類的書籍,你就先只看文化類的部分,其他的講到政策、經濟的,不要去看。先把文化類的內容吃透,回過頭來再給自己設定另外一個讀書目標。也就是說,不管一本書包含多少內容,你就盯著一種內容看。看完之后,這部分內容就消化成你肚子里的墨水了。

Kindle您現在每天平均閱讀時間大概有幾個小時?您平常喜歡讀什么類型的書呢?

馬伯庸:沒有特別規定時間,我習慣隨時讀書,逮著書就看,這樣機會就多些。我會選一些之前從來沒看過或者不太了解的類型,比如搖滾樂、農用機械、石油勘探等,當然看不懂的話,我就放回去了,但有時候就能獲取一些意想不到的知識。

Kindle您平時用Kindle看書嗎?如果看的話,會在什么時候、場景下使用?覺得它有哪個功能很方便閱讀?

馬伯庸:我經常用Kindle看書,相比手機,它有一個特點就是只能看書,能讓我專心。而且可以裝很多書,隨時隨地都可以讀,比實體書要方便很多。Kindle有很多功能,我印象比較深的是可以查單詞、查備注,還能看到其他人的標注。

Kindle您小時候讀過印象最深的一本書是什么?或者說,對您影響最大的一位作家是誰?

馬伯庸:影響最大的作家,有馬克吐溫、王小波、儒勒·凡爾納、茨威格,還有博爾赫斯,每個作家從不同方面影響了我。一個人寫作,一定是深受許多著名大師的影響,沉淀了好的閱讀基礎,才能夠產出更多好作品。

Kindle您是如何看待碎片化閱讀盛行,以及閱讀方式的多元,比如打卡、速讀、聽書的?

馬伯庸:我覺得這些方式肯定不如深度閱讀好,但是比不讀強。在這個時代,你只要能讀書,總歸會有收獲。就像健身、跑步一樣,你跑10分鐘堅持不下來沒關系,總比你站在那不動,或者躺在床上要強。所以我覺得不用太糾結讀書的形式,多關注收獲,只要開始閱讀了,就是好事。

現在有個說法是,誘惑太多,很多人刷抖音、玩游戲,看書的人來越少。我覺得這個說法是有問題的。其實每個時代,看書的人就那么多,現在不看書的人就算回到網絡不太發達的80年代,也只會打麻將、看電影、跳舞。而電子閱讀的普及,對那些可能愛看書,或者說想培養閱讀習慣的人,帶來了更多便利和機會。

Kindle給年輕人推薦書單,比如說3到5本書的話,您會推薦一些什么樣的書?

馬伯庸:沒有必要推薦書,推薦作家就行了,這里給大家推薦幾位作家:中國作家,王小波、魯迅、老舍,全集都值得一讀。外國作家的話,村上春樹、大江健三郎、英國作家毛姆,還有托爾斯泰。也可以讀一下契訶夫的短篇集。總之,這些書肯定不會錯,讀了之后會有好處。

Kindle對于生活這方面,您作為一個過來人,對年輕人有什么建議?

馬伯庸:一定要趁著自己年輕的時候多背點東西,不是只讀,而是多背一點東西。我發現張嘴就能說一句唐詩,張嘴就出幾句古文,幾乎都是小時候在學生時代背下來的,小時候背的書會形成一種肌肉記憶。現在我也會看很多新的東西,去記一些好的內容。

上一篇:《櫻花亂》:書寫日本文化,是中國文人的一塊“試金石”
河北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表大全